How old are you?

在巴塞罗那的青旅,18岁的考文垂妹纸问我:How old are you?
说出“24”的一瞬间,有点懵。
这个数字并不熟悉。

刚到瑞士时学法语,倒是经常面对这个问题。
Quel âge as-tu?
J’ai vingt-deux (22) ans.

到德国时学德语,又是相似的经历。
Wie alt bist du?
Ich bin dreiundzwanzig (23).

而按老妈心里的刻度,我已经是25岁,年过四分之一百了。
满满的任务列表等着我回去踏入火坑。

反倒是24这个数字并不常用到。

然而这个数字是多么可爱呀。
1kb – 1k b。
一个UTF-8的字符所占的比特数。
对于算24点的玩家来说,有种成就感。
被生肖/星座整除,又有种周期感。
每一天还都以这个数循环着。
所以陌生中,又有着几分亲密感。

想起sex and city里面的主角妹纸们淡定地庆祝35岁生日时,边上的一桌妹纸正在抱怨:“God! I am 25!!”
真是傻傻的姑娘。
大概就是明年的我。

游荡许久,终于到了回家的时候。
终于可以把blog上头的Lucky to be coming home someday改成Lucky to be coming home again.
马叔我真的好爱你的歌词。

24岁,我回来了。

——————————————————————-
不过话说回来在报年龄后看到欧洲人们脸上的震惊表情还是心里很暗爽啊。
当然撇去和Gevorg同学互指“Your are 14!” “No, YOU are 14!”的桥段。。

发表在 生活报告 | 3 条评论

梦一则

今天起了个大早。
算是被梦惊醒的。

梦里的正文部分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最后一部分中我坐在房间里,似乎还在和谁说话。
屋外有个很二的妹纸(具体是哪个我忘了= =+,你们看着办吧)在遛宠物小公鸡,碰巧边上有个农场,围栏里还有一只小母鸡。(不要问我为什么农场里只有一只小母鸡)
然后小公鸡就挑衅啊挑衅啊挑衅啊,终于小母鸡愤怒了,哗的一下就飞起来开始和小公鸡掐架,那个鸡飞狗跳啊。。
我一看,不妙,赶紧想:“把门关上!”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小公鸡和小母鸡一路咬着飞过来,我只好拽起被子(不要问我哪里来的被子)把头蒙上。
然而他俩还是径直向我冲来,猛地扑到我肩上。(圣人肩膀上不都落和平鸽么,为什么我肩膀上落斗鸡。。)

于是我就惊醒了。
那真是一针上好的鸡血啊!

小公鸡和小母鸡你们明早还来看我不?
我们做好朋友吧!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早上起不来了。

发表在 生活报告 | 2 条评论

人格分裂快乐法

和小伙伴聊天时发现,出国以来由于属于大家自己的时间陡然增加,人格分裂的症状也愈加明显。
比如走夜路的时候豪气万丈地对自己说:“没事有我在你放心!”,比如写完长长的代码自己由衷地感叹“赞!”。

俗话说,神经病人思维广,二逼儿童欢乐多。人格分裂对生活又有什么益处呢?
在这里可以对比一下多种情境下人格分裂前后的差异。

情境一:
刷完人人/微博/facebook,好郁闷。。
分裂前:
郁结之气难以排遣,不明所以。

分裂后:
A:啊好郁闷啊。。
B:你这是在嫉妒XXX比你聪明/好看/有才华/运气好!
A:好吧。。原来是这样。。
C:没关系,你不如他们我也更喜欢你!
A:^___^

情境二:
碰到很挫的人。
分裂前:
不爽。。不爽。。但是说人坏话不好。。但是还是不爽。

分裂后:
A:这个人怎么@#$$^$##$&#@%!&$#&…..
B:哈哈他真的很挫诶!
C:不过你这样说也有点过分诶。
A:啊对不起。
C:没关系,承认错误就是好孩子!

情境三:
有个槽点好想找人吐!
分裂前:
我:你看!XXXXXXXXXXXX……
别人:????
我:。。。。。= =
(或)
找不到人啊找不到人啊找不到人。。。诶?槽点是什么来着?

分裂后:
A:你看!XXXXXXXXXX……
B: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啊!!YYYYYYY……
A:哈哈哈哈哈哈!!^___^

情境四:
某个东西突然想不起来。
分裂前:
怎么办!想不起来!我是不是要老年痴呆了呜呜。。

分裂后:
A:呃。。是什么来着。。
B:噗。。你居然真的想不起来了哈哈。早发性老年痴呆哟~
A:泥垢!
C:再去看一下不就好了?多记记神经元的链接就增强了。
A:哟西!

简单来说,就是自从把单一人格分裂成了普通人格、二逼人格和靠谱人格,整个人都精神了。
平淡的生活,有了不离左右的吐槽役和指导役,瞬间波澜万丈地欢乐起来了。
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良方。

真是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啊!
(这是在黑刘瑜姐姐么!)

发表在 废话两三句 | 2 条评论

说好的实习前结束呢之马耳他第六弹

话说去年万圣节期间的意大利-马耳他之旅至今已有十个月了。
在此期间,二人在巴黎吃了火锅,在斯图加特吃了猪肘,在普罗旺斯看了薰衣草(为啥这一个看起来这么不和谐),小薇的实习和我的毕设也难得非常同步地一起结束了。我还拔了两颗智齿,回了两趟国,做了两次答辩。
但是,说好的要在实习前结束的马耳他游记呢?好像才刚到达马耳他的样子。。这么写下去是要变成写回忆录的节奏么!实在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姓路的男孩纸们,你们考虑一下给孩子取名叫漫漫其修远兮怎么样?)

———————————————————————–

上篇,二人终于坐着此行中的第二班屌丝航空,从苦寒之地十一月的意大利到达了阳光灿烂的马耳他。这种对比太过强烈,以致于二人一下飞机就进入亢奋状态,对欧洲人民“阳光沙滩四星级酒店buffet”的度假模式产生了强烈认同感。印象中仿佛当时在马耳他机场以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心态拍了不少照片,但刚才翻了一下,除了类似小薇在上篇日记中发的那个场景外,居然只找到这么一张。。

IMAG0376此图为机场大巴,亮点在于右下角的一个X。当时我仿佛在吐槽小薇:“你坐上这个车可以直接回你们学校了~ ” 说到小薇的这个学校,实在是个奇葩的高富帅学校,不用和天朝的大学们比,即使和欧陆或者法国本土的其他学校相比,也是槽点出奇得多,可谓奇葩中的战斗机,甚为有趣。我们从这么一条人人上转载的状态可以管中窥豹一下:“韩邦先:RER B线上遇到一群穿着统一的二逼青年,每一站都要下车喊着口号做十个俯卧撑。凑近一看,他们胸口上标着大大的一个X……然后我就觉得还可以理解了……”(更多详情,请咨询@cozyberry)。如果我以后有个儿子,一定会问问他:“法国有个大学很有趣哦,你要不要好好学数学然后去看看?”

话题扯远了,吐槽完后,我们坐上了一辆正常的大巴,上车问司机去Sliema要到哪站下?(从中可以看出当时计划旅程的时候到了这个阶段二人已经处于疲乏期了,俨然是“横竖有人知道怎么去,不查了”的心态。到后来发展到了在西西里岛时的“横竖有交通方式能去首都吧,不查了”的作死状态,也是有迹可循的。)司机小哥甚为腼腆可爱,微微一笑说到站了会通知我们。其中路过终点站的时候(没错,就是路过终点站了,这条线路是个环线。。),二人一看好多人下车了又是终点站就没头没脑地也跟着下去了,还好被司机小哥喊了回来(点赞~)。

就这么一路心情愉悦,自带着fatigue-proof, bear kids-proof的光环到达了与首都Valletta隔海湾相望的、到处都是旅馆的度假胜地Sliema。三拐两拐下找到了酒店,在见识了前台浓重的马耳他氏英音后,顺利check-in。到了预订的房间,打开门,瞬间又回想起了九月时在科隆art’otel时的那种惊艳感。不过这次不是惊艳于房间简约干练的未来主义设计和开门扑面而来的背景音乐,而是。。没想到订的居然是要啥有啥的套房,连厨具都一应俱全(受其中一件厨具的启发,我们杜撰了一个新的词汇率用不爽:“捞蛋神器!”会在后文里讲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又是大床房你是想闹哪样,不是说了两张单人床么,你看我们俩像是来度蜜月的couple么= =。。。

愤愤之下,小薇下去找前台了。五分之后,她犹豫地回来了,然后我跟着她下去了,又是五分钟后,我也犹豫了。前台态度很好地说,标间有是有,可以换,但是你们看看再做决定吧。于是我们左看看两床房的中规中矩的标间,右看看要啥有啥的套房,十分没有骨气地屈服了。(这个时候感叹还好是俩妹子,如果是俩汉子,估计就要很有骨气地割爱了)

总而言之,总算是在漫长的旅途后,在马耳他落了脚。下一步?民以食为天,当然是去找天啦~

(交棒!)

 

发表在 旅游 | 5 条评论

Farewell Sony

看过好多实习生来来去去,终于轮到自己。

以为会很伤感,结果傻乐了一整天。

有人一起来一起走就是好,可以一起处理学校的事情,一起寄毕业论文,一起买蛋糕办farewell party一起收拾,最后一起滚蛋。孤单情绪或许就是这么少了很多?

隔壁图像组的小伙伴给力,拿出3D图像重建用的索尼相机合影留念。第一次用遥控器拍照,略神奇,效果就是快门按得很high,各种鬼脸抓拍。

平时或严肃或腼腆的正式员工们也纷纷跑来扯淡,导师和其中的若干继续怂恿我读phd(这个我考虑一下),道别的时候也说咱们下次会议上见(真的让我再考虑一下)。

仔细想想这一年来在索尼的最大收获其实是kicker技艺吧!从抓不到球即使抓到了也推不给力到后来被意大利小哥及其导师夸奖说“她在这儿玩了一年,当然厉害”,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不过如果我把玩kicker的热情放在学德语上,大概现在的水平就不是A2而是B2了吧。。惭愧,惭愧。

晚上去埃及妹纸家蹭饭,埃及妹纸的厨艺一流,她的邻居乌克兰妹纸的千层酥也超赞。埃及小哥你神马都好但是怎么能对吃饭这件人生大事缺乏热情呢,还是在你有你的好朋友埃及妹纸一起的情况下!

在对实习什么的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到了索尼SSG,一晃一年过去了,和亲爱的西班牙妹纸小哥(*7)德国妹纸(*3)小哥(*3)埃及妹纸(*2)小哥(*8)法国小哥(*2)瑞士妹纸小哥波兰小哥伊朗妹纸小哥(*2)意大利小哥(*2)中国妹纸小哥俄罗斯妹纸(*2)亚美尼亚小哥【我勒个去,数一下发现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吃饭喝下午茶玩kicker打乒乓开party。果然在有“固定位置”的情况下比较容易交朋友,更像大学以前的感觉。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一起苦逼,也有一起吃喝玩乐,再加上大家都人生地不熟,才更容易混熟。

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终于轮到我滚蛋啦。谢谢各位这一年来的陪伴!有缘再会!

当然,小托马斯同学,始终是不朽的!请继续守护SSG!

发表在 生活报告 | 一条评论

如果

人很奇怪。

假如种下一颗不知名的花种。开始的时候想着只要看着它出芽就好,出芽了又盼望它茁壮成长,长大了又惴惴不安它会开怎样的花,最终开了很美的花,终究逃不过凋谢的一刻,仍是伤心。

可是回头看看,其实每一个愿望都实现了。而每一个愿望实现之后,又会马上投入下一个愿望的期盼和不安中。最终故事落幕,曲终人散,又是恋恋不舍,不忍离去。

如果伤心,大概是因为贪心。

 

我想我得明白剧情总是有起有伏,快乐和悲伤都是相对的。没有先前的期待和不安就不会有成功后的喜悦;没有看过花盛开的美好也就不会因为它凋谢而伤感。可喜悦总是强烈而短暂,不安和遗憾则更婉约而持久。总显得快乐的人,或许都具备着0.5倍速体验喜悦,50%透明度感受悲伤的技能。

我也该知道故事总有结束的一刻。有的故事漫长,后续篇拍了一部又一部,有的故事则戛然而止,来不及在镜头前微笑着道一声再见。可如果因别离所苦,至少说明这是一段美好的经历,没有让人迫不及待地中途离场。可不是,佛教七苦里也只有“爱别离”,哪有“怨别离”。

如果难过,大概是因为开心过。

 

而无论是绽放还是凋谢,是相聚还是离别,开过的花,永远有一个镜像,留在我生命中。

发表在 废话两三句 | 2 条评论

刷下限这种事当然是要同甘共苦

六月底七月初跑了趟南法,乘着十三个小时的夜车就轰隆轰隆地睡了过去又睡了回来。这是小薇五月时来斯图时勘探过的路线,说晃晃悠悠的你一定喜欢。果然甚合我意,一路无梦,睡得可香,直到去了趟厕所,才发现,我去,还真晃悠,男孩纸们你们都是怎么稳定住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地方其实在坐这趟火车之前就已经发生了。那天本来打算坐16.25的U-Bahn去火车站,然后转乘IC+RE+OSB(三辆慢车)去斯特拉斯堡赶夜车。不料当天下午一个CMU的教授来做Presentation,直到16.30讲得差不多了才好意思中退,又不幸遭遇U9晚点,最后一路小跑还是眼睁睁地看着30米之外的IC离我远去。还好在国外一个人混久了,获得的首要技能就是遇事不慌,因为横竖没人罩,慌了也没用,不如冷静点想办法。于是四下一看,发现隔壁站台有一辆ICE(快车啊)也开去错过的那辆IC的终点站Karlsruhe,于是继续小跑回去,抓着列车外的检票员就问“我能买这车的票么?”,想了想这不废话么,于是又改问“我能在这车上买票么?”由于当时跑得比较喘,其实说话的效果远远不是那么流畅的,看官们可以自行在每两三个字之间加一个句号。检票员看戏看得挺乐,大手一挥:“没问题,我们车上见。” 于是我就继续喘着走进了车。不知什么原因,车上人特别多,别说没有座位,站的地方都人挤人,瞬间有种回到国内的错觉。我就靠在一个墙角休息,等检票员来再补票。结果没想到,等到检票员走到我边上,检了我边上大叔的票以后,他直接按住了我正想要打开钱包的手,微微一笑:“It’s Okay”,就转身走掉了,深藏功与名。

感动之余,想起去年万圣节坐火车去法兰克福再转飞机去比萨和小薇会师的时候,也是坑爹地没坐上应该坐的火车(不过是它晚点了),然后也是跳上了一辆挤得一塌糊涂的快车,抱着先上车后补票的心态,最终没有被查票地下车了。那次的赶飞机之旅更惊险一点,是坐了临时增加的大巴到了机场,半路还搭救了(在半路抛锚的)我本来应该搭乘的上一辆大巴,然后掐着时间到了Hahn机场直接登机。这次比较顺利,到了Karlsruhe以后成功赶上下一辆RE和下下辆OSB,最终坐上了斯堡开往尼斯的夜车。在此点评一句:如果一等卧有折扣的话,果断买一等卧吧,二等卧的高度太低,只能半躺着不能坐着,车厢附近还没有座位,还是有点累人的,相对来说一等卧真是太宽敞舒适了。

于是,一路上努力地进行着基础德语到基础法语的转换,我就到了南法。

简而言之,这几天的行程就是:在小薇的公司前后蹭了两顿饭,在Antibes小镇前后晃了两次见识了神奇的毕加索博物馆(老爷子你各种恶意卖萌啊,整整的一面墙的盘子都画满了卖萌的脸啊),以当年去婺源看油菜花的形式去Avignon看了薰衣草,以“摄影师低到尘埃里”为代价把齐膝的薰衣草拍出了齐腰的效果,还去了意法边境的阿尔卑斯山某段的国家公园进行了hiking。

于是,此行的亮点来了:hiking。

说起这个hiking,其实是小薇他们组重组以后进行团队建设的活动,我作为这唯一一个腆着囧脸参与的实习生的腆着囧脸参与的拖油瓶,加入进去其实也是各种凑巧,即使是前一天晚上都还在勇气和摩纳哥之间挣扎。最终决定勇于面对这项我不熟悉的活动,发扬团结友爱的精神,和自己的怯懦死磕到底。大概就是所谓的,命里有时终须有。

在这个晚上,决定去了以后,我还是惴惴不安地想要对第二天的活动有个预知,于是让小薇在网上查了那个国家公园的摸样。结合第二天的实地照片,我们的预期是这样的。

1

各种风和日丽青山绿树平整小道有没有!于是我们还有闲情逸致停下来取个景拍个照,享受享受大自然,吃吃千层面和蓝莓派,看精力旺盛的法国小哥们逗逗旅店的猫,再讨论讨论这里的住宿不贵啊,改天可以来住几天。(妹纸,现在看看你后悔了么?)

然而,逐渐地,大自然开始不客气了,于是平整的小路变成了充斥着各种瀑布、巨石、碎石、积雪的斜坡。其他人虽然还镇定自若,耐力力量爆发力弱小如我,就开始各种颤抖求抱大腿了,到了巨石阵的时候,还是一边自我催眠“我是猴子我是猴子”才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小薇的同事在救助我之余提醒我,小心点,她在偷拍你的囧照呢。可我当时已经破罐子破摔了,让她随便拍吧,只要这不是我的最后一张照片就行!实在不想登上什么腾讯新闻“法国登山队在阿尔卑斯山脉遇险,遇难者为一名中国籍女性”,这不好,真的不好。

2

可是,即便是这些奇葩地貌地形,也比不上此次hiking的最后一刀威力强大:冰雹雷阵雨(大叔吐槽因为要赶飞机而没有参加此次活动但是尽心尽力怂恿其他人去的boss:下次再有这种活动,别push我们参加,如果非要push我们参加,至少和我们一起参加吧!)。在归程的途中,我们先是遭遇了冰雹的打击,然后又在倾盆大雨的冲刷下走了半个多小时山路。期间一边担心走在树下被雷劈,一边担心石路打滑摔下山崖,还时不时遇到个滚滚的泥水顺势而下,让我不禁想起了当年上中食堂台阶变瀑布的时候,我和栋栋边走边吟诵的诗:“从流飘荡,任意东西”。又想起上午在来时的路上二人还在车里讨论在这样的山里隐居貌似也不错,不过可能碰到个山崩泥石流神马的就不太好了。这是泥石流的初级体验版么?!总之,我就这么“竹杖芒鞋轻胜马”地下了山,一路上就把苏轼的这首定风波当自己的背景音乐单曲循环以助长我军士气。

3

还记得当时已经大无畏于一身水一腿泥的造型,住着木杖在雨里暴走的时候,心里想着:“横竖不能更惨了!” 而事实告诉我们,总是可以更惨的。。比如我的衣服被皮衣染上了奇怪的紫色,小薇的裤子被后来在车里披着的毛毯染上了奇怪的红色,比如我的ipod进水屏幕无法显示,手机进水sim卡无法识别,比如小薇晕车把中午吃的千层面都吐了,还因此看到肉就有些反胃(其实这可以是好事!)。二人一副掉进河里的惨状回到阳光灿烂的Antibes的时候真是元气大伤,累感不爱,觉得人有时候真不要和自己死磕,要学会放弃的美德,以后谁都别跟我提hiking了。。

但是,想来想去,最终还是觉得,这种刷下限的奇葩经历,如若可以选择,怎么可以让死党一个人去做!所以说,即便再次回到前一天的晚上,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同往(但是手机和ipod你们就别凑热闹了…)。不过,如果时间能再倒退地多一些,我大概会努力地劝说小薇同学,乖乖去上班吧。。其实少见多怪地把Gozo当做旅途中最惨淡之地也是可以的,不是非得用更惨淡的经历把它洗白的。^___^

总之,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让死党自刷下限这种事,还是太过可惜哈哈哈。(折腾吧你就。。)

发表在 旅游 | 一条评论

苹果汁,樱桃

早上刚到办公室,法国小哥亚历山大君以一种神奇的打招呼方式让我乐呵了半天。

事情是这样的,由于我平时开心了或者吃饱了的时候喜欢随机往外蹦词(和老瑞瑞近墨者黑啊。。),其中大概率为拟声词,以“喵!”和“nyam nyam”为最。在这种潜移默化下,同事们都渐渐学会了这种“伪中文”,日常见面打招呼就变成了P(“你好”) = 0.5, P(“nyam nyam”) =0.5这样的诡异状况。
然而,亚历山大君总是把nyam nyam的m念成o,于是。。。你们懂的。以往也就罢了,顶多笑一笑,顺便警告一下这个读音在中文里很像pee pee。但是今天早上的那一刻,他手里正拿着一杯苹果汁准备喝。。。
啊啊啊。。能不能不要那么生动形象啊~

下班的时候路过超市,多型人格技能又突然被触发,一扫上了一天班的疲惫,神清气爽地问自己:“想不想去买点吃的?~”
如果人格可以具现化,这甚至应该是个邻家哥哥/姐姐的样子,阳光灿烂笑意盈盈地摸摸小朋友的脑袋。
于是小朋友就欢天喜地地进了超市,买了樱桃(可好吃了!!)捧了一路回家吃还在路上送了一个给真.小朋友尝鲜。

话说回来了,这种多型人格技能在留学生活中其实特别好用。
比如吃完饭不想洗碗,堆在那边,堆在那边。。然后某个特别无奈的声音就出现了:“好吧好吧,我来洗”。 = =
比如虫子突然出现,正在惊慌失措之时,突然化身无敌勇士,“交给在下吧!”
比如挂钟停了,下水道堵了,莲蓬头喷水歪了,就有生活小能手挽起袖子,攀上爬下地搞定,“你看,就这么简单。”
比如搬家收拾东西到傍晚突然发现没有胶带,犹豫着咋办好呢的时候,王王把拔的超级行动力突然上身,换上鞋子就蹬蹬蹬跑去超市,“我们去找找看!”
又比如某一阵老想吃某道菜,又懒得做,终于某一天被一个急性子占据了主控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买好食材做到一半骑虎难下了。

结论是:
你看懂“注定孤独一生”的内在原因了么。。。

以及标题纯粹是在表达最近对于水果的热情,无论是苹果香蕉还是杏子樱桃都好好吃啊!

发表在 生活报告 | 2 条评论

一个二人的好天气

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晴天。

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觉得穿多了,碍于起晚了如果赶不上这趟车就要再等二十分钟就没回去换。在四季如春的公司里虽然没啥感觉,下班一上还没开空调的U-Bahn就又开始觉得闷热。透过车窗看看外面的蓝天白云,终于还是忍不住又中途下车开始徒步回家的旅程。

经过前面几周的努力,下班回家的正常路线都开发得差不多了。这次手里还提着亚超买来的叉烧包猪肉茴香饺子马拉糕生抽和被附送的橄榄菜,掂一掂,略有分量,便安分地没有去开发“拐弯抹角”的新航线。

上上次走过的路,依旧人烟稀少,两边是住宅区。路中间有一道U1的铁轨,沿着走也就不会迷路,倒是从来没有坐过这一段,下次得去试试。德国的路名也起得各种随意,城市的名加上一个er就是一条街,于是每次想到汉堡就忍不住自己乐翻。虽说国内也有众多南京路、北京路、四川中路,毕竟还是没有什么韩国路日本路俄罗斯路,这点上,德国倒是毫不介意,法国路瑞士路英国路都能在某处找到,最神奇的是居然还有德国路。。深深地陷入了递归的情绪中。

虽然还是乍暖还寒,毕竟已是六月,街边的花花草草看得让人心情愉悦,时而还散来一阵清香。不由得想起士兵突击里的吴哲,把花草比作妻妾,实在幸福。又顺便想起李晨还演过的十七岁不哭里的简宁,干干净净的男孩子,大概就是小时候心目中班草的模样。最后顺着这条思路想到了这电视剧里妈妈最喜欢的女孩乐心,简单快乐、重情义又豁达,哈哈我的人生目标!

边走边听mp3,随机播放。在一集Yes Minister、一节GermanPod101动词前缀课、一首内蒙古民谣、一首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和半集Cabin Pressure之后,终于微微冒汗地到达了家门。

洗衣服,吃叉烧包。岁月静好。

And to my dearest Egyptian girl Menna,
have a safe and fantastic journey back home tomorrow!
We’ll meet again.

发表在 生活报告 | 一条评论

Corpus Christi

今天是毕设期间德国巴符州的最后一个公共假日。

五月各种假期接连而至,再加之月初时我请了五天的年假回家参加kaiju婚礼,算下来工作日倒真不剩多少了。

“德国人真是认真工作呀,这次又是什么名目?” 在上个假期来访过的小薇听闻后这么吐槽。

查了查访问过无数次的Holidays Germany 2013, 这次的节日叫Corpus Christi,维基上说中文名是“基督圣体圣血节”,是天主圣三节后的周四,顺着这个线索搜索过去,才知道圣三节又是复活节后的第八个周日。我果然对宗教方面一无所知呀。

上星期跟着前房东一起去了斯图的华人教会参加礼拜,一方面是根据之前几次参加教会外围活动的经验,觉得教会的人大都很和善,即使素不相识也没有什么隔离感;另一方面是实习生埃及妹纸作为一个穆斯林居然在读我和俄罗斯妹纸都没有读过的共产党宣言,实在是让人惭愧。确实,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有什么资格作任何评价呢。

埃及妹纸和俄罗斯妹纸是两个特别有正能量的妹纸:埃及妹纸总是对各种意识形态和哲学问题有着高度的好奇心,总是随身带着一本厚厚的书,慢慢地细细地读,这是一个热爱机器人学图像处理和古典音乐并且有志于成为一名职业作曲家钢琴家的工程师专业的妹纸,经常说的一句话是:I want to know more; 俄罗斯妹纸则更偏科学geek方向,sci-fi迷,运动健将,行动力惊人,每每碰到不会的新技术问题,无论是理论方面还是实践方面,总是兴奋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口头禅是:“It’s so cool!”

本来约好今天放假,一起去附近的Ritter Sport巧克力博物馆,不料今天凌晨时分肚子疼疼醒,翻来覆去好容易才诱骗自己再睡着。再醒来时虽然离相约的时间还很有余裕,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冒险离开厕所太远,于是向妹纸们报备之后翻身继续假装身体健康地修养生息。

彻底睡饱后爬起来洗澡做午饭。其实没啥胃口,就煮了一碗豆沙汤圆,吃了以后觉得又不是元宵节这样好像太过凄惨,就意思意思煎了两个蛋,一个太阳蛋,一个荷包蛋,以形状区分,好歹有点多样性。最终考虑到肠胃问题,晚饭时很乖地煮了白粥,配合我的最爱:肉松(国内带的)和菜芯(亚超买的),简直觉得人生真是美好。啧啧,我这理想,看来还是回国比较适合,除非明儿让我在亚超找到有肉松卖。

刚才翻feedly上的新文章,发现有篇教男孩纸们怎么追妹纸,其中讲到“吃饭”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如果约妹子吃饭,请不要说类似“一起吃个饭吧?你说去哪儿吃?”这样的问话,尽量减少需要妹子思考的时间,比较好的说法是“据说xxx新开了xx不错,一起去试试?”这样的问话。在地点选择上尽量避免名字类似“红烧肉传奇”这种一般女生听到名字都不会有食欲的地方,同时多准备几个备选,以免妹子说“啊吃过了,觉得不好吃。”的情况发生。” 其中大多数我都很赞同,除了“红烧肉传奇”这块,红烧肉怎么让人没食欲了!

于是乎想起新版《一吻定情》的最受欢迎评论文,里面讲到这部新版告诉了我们“追男神”的真相。是这么说的:““女追男隔层纱”是没错,但前提是,你要美。 ….  你不够美,怎么办?花钞票花时间花精力去变得美一些啊。该减肥减肥,该美白美白,该割双眼皮就别怕痛。我认识的所有美女,都善于管理她们的美。人家能管住自己的嘴绝不暴饮暴食怕长胖;人家能每天涂防晒霜打太阳伞怕晒黑;人家能数十年如一日研究如何穿得更有风格更有女人味。认识一姑娘,高中时还是女屌丝,花了6年变成白富美,她电脑里有几个文件夹,分别搜集整理了美白方法库、街拍图片库、瘦身经验库……想想你自己搜集了啥,红烧肉的50种吃法? ” 红烧肉啊红烧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你!

突然想去超市买土豆和五花肉了。

[在听“紧跟华语歌坛”的小薇推荐的《明天的自己》,歌词不错,在此与在世界各地各自纠结着的友人们共勉]

发表在 生活报告 | 3 条评论